首頁歡迎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禪宗因果篇轉貼:指月錄卷8的不昧因果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本徹陵寢管理員
群組:一般會員
avatar

性別 : 男

文章數 : 28
功德 : 36884
威望 : 3
注冊日期 : 2011-02-01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 政教一體才是佛教終極目標

發表主題: 禪宗因果篇轉貼:指月錄卷8的不昧因果   2011-02-08, 12:39 pm

引言回復 :
1.1不昧因果(指月錄卷8)

百丈上堂說法完畢,聽眾已經散去,唯有一老人不走。

百丈:「你是什麼人?」

老人:「我不是人類。過去迦葉佛時,我曾經住在此山。有個學生問我:『大修行人還會落入因果嗎?』我回答:『不落因果』;因此,500生墮入野狐身。今天要請和尚代我回答這句話,讓我得以解脫野狐之身。」

百丈:「你問吧!」

老人:「大修行人還會落入因果嗎?」

百丈:「不昧因果。」

老人:(言下大悟,作禮)「我已解脫野狐之身了,我就住在山後,請依照出家人的葬儀埋葬我。

-------------------------------------------------------------------------------------------------------

百丈:「吃過飯後,給亡僧送葬。。」

眾人:「大家都很平安,涅槃堂裡又沒有病人,怎麼送葬?」

百丈:(帶領大家到山後的岩石下,挑出死狐狸,依禮加以火葬。)

當晚。

百丈:(說明前因)

黃檗:「古人答錯一句話就墮入500世的野狐身,如果當初答對了,不知道又會做個什麼?」

百丈:「靠過來,我告訴你!」

黃檗:(上前,先打百丈一巴掌。)

百丈:(笑曰)「本以為鬍子發紅的達摩老道已經夠厲害的啦!偏偏又碰到一個滿嘴紅鬍子(荒唐語)的傢伙!」


謝家夢 在 2011-02-08, 12:47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本徹陵寢管理員
群組:一般會員
avatar

性別 : 男

文章數 : 28
功德 : 36884
威望 : 3
注冊日期 : 2011-02-01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 政教一體才是佛教終極目標

發表主題: 回復: 禪宗因果篇轉貼:指月錄卷8的不昧因果   2011-02-08, 12:42 pm

引言回復 :
1.1a 野狐禪

甲:(輕聲)「哈囉!起禪啦!哈囉!出定了!」

乙:(發出意念)「噓!安靜!初夜、後夜正是修習禪定的好時段。」

甲:「初夜已過,請出安止定住於近行定好嗎?有事拜託你。」

乙:「你是誰?」

甲:「白天從你門前相思樹上經過的那隻果子狸啦!」

乙:「原來是白鼻心,人狐殊途,不要來打擾我。」

甲:「我不是普通的狐狸,我是百丈禪堂裡那隻野狐狸,跨越千年的時空來這兒巧遇你的啦!」

乙:「百丈不是早已度脫你500世的野狐身了嗎?」

甲:「百丈清規(農禪制度)徹底破壞了世尊的正法律(比丘律規定不得墾土掘地,不得伐斷草木,不用有蟲水…等等。)他連比丘基本的戒德都不具備,如何能度脫我的野狐之身?」

乙:「不管百丈是不是破戒之人,但他告訴你『不昧因果』的答案,還是蠻富哲理的,不是嗎?」

甲:「話是很精彩沒錯,也讓我一時之間得以頓悟。但是,並非認同『不昧因果』的妙答,就足以斷除三結,永遠解脫畜生之身。姑且不談親證『不昧因果』的困難度,只談真正能夠深入思維『因果的法則』就好了,如果沒有毘婆舍那(內明)的功夫,還是止於一般邏輯的概略思維而已。」

乙:「那你自己何不進入內明禪思(Insight meditation)之中,好好地思維因果的法則?」

甲:「內明禪思?別說我啦!就是百丈都做不到。精準的禪法早在百丈之前就已消失殆盡了!」

乙:「那你找我幹什麼?」

甲:「當然是請你度脫我的野狐身。」

乙:「拜託!我何德何能度脫你?笑話一籮筐!再說,如何度脫你?」

甲:「翻案呀!平反無辜的受害者,為我和世世代代的禪者洗清『野狐禪』的罪名,再授我不動搖的法門,當可助我解脫野狐之苦。」

乙:「我又不是禪門包青天,如何翻案平反?至於不動搖的法門,需先具備三皈五戒的條件。」

甲:「別推辭了!為了糾正華人毀謗三寶為『小乘』的罪業,你曾經提起纏訟2000年的『菩薩公案』自訴,如今請你平反1500年不到的『禪門公案』,絕不會為難你的。」

乙:「沒興趣!別人也不會相信翻案的內容。」

甲:「這就厚彼薄此,太不公平了,豈有此理!」

乙:「別動怒!慢慢說,如何不公平?」

甲:「1999年間,你曾經熱心地揭開2000年來西方極樂世界的秘密,現在、未來將會陸續幫助多少淨土行者走回世尊的正法中來,你知道嗎?你以為沒有人在乎嗎?如今華文地區所盛行的也不過是『禪宗』和『淨土』兩支,如何你單獨悲憫淨土行人而全然不顧禪者的死活?」

乙:「謝謝你這麼抬舉我!其實在揭開西方極樂世界的秘密時,就已經同步述說了各種禪修的業處和境界,你這樣的指責是不客觀的。」

甲:「對不起!我一時心急,口無遮攔。我的意思是請你說清楚、講明白,要揭開1500年來禪宗公案的秘密,不能只是點到禪的業處和境界為止。」

乙:「抱歉!我不想再關心這些紅塵俗事了!」

甲:「不想再關心這些紅塵俗事?說得倒好聽!2002/3/22,19:00你到台中市中山堂去幹什麼?」

乙:「去看雲門舞集。」

甲:「不再關心紅塵俗事的人會跑去觀賞歌舞伎樂嗎?」

乙:「票是兒子送的春節紅包,不忍心掃落他的一片孝心,所以去了。」

甲:「主題是什麼?公演的水準如何?」

乙:「主題是『流浪者之歌』;我對跳舞和藝術都是門外漢,無法評論演出的水準。」

甲:「不是要你從藝術的角度來評論,請你從『禪』的角度來評量。」

乙:「很好,時空的長河靜靜地流洩在得道立禪者的頭上,時而被黑暗籠罩,時而光亮無比,彷彿散發著智慧的光芒。世世代代的禪者不畏生死,前仆後繼,跨越生死的大漠流沙,時而歷經煎熬,時而興奮昂揚,精彩的演出應可譽之為『雲門舞禪』。」

甲:「對林懷民先生有何評價?」

乙:「我不認識林先生,只是當天上樓梯的時候跟他照個面,他親切地關照我們一下。再來就是謝幕的時候,看到他溫文儒雅的翩翩風采而已。」

甲:「就從『雲門舞禪』的角度來談林懷民先生好了。」

乙:「我覺得以他長年對文化工作的執著和日趨高明、巧妙的表達方式來看,真的不愧為『一代雲門舞禪宗師』。」

甲:「既然不愧為雲門舞禪宗師,那比起妙天禪師又如何?」

乙:「為何拿妙天禪師來做比較?」

甲:「因為妙天禪師公開宣稱自己是禪宗第85代,中華58代,臨濟48代宗師(見禪天下No.2)。」

乙:「這關林先生的『雲門舞禪宗師』什麼事?不要強迫我比較,好嗎?」

甲:「妙天禪師於1995/12/7也曾在桃園綜合運動場盛大公演,據說觀眾人數逾60000人。1999/12/12又在桃園巨蛋體育館公演,觀眾達20000餘人,都有照片為證(見智慧禪學)。」

乙:「我未曾參與盛會,不便置評。」

甲:「那就看看照片上的龐大氣勢好了。」

乙:「演出的水準不能光以觀眾的人數來衡量。」

甲:「那當然,還有舞台的布置、燈光、氣氛,演出者的服裝、肢體語言…等。你看這是妙天禪師的服裝,多麼考究莊嚴!這是青海無上師觀音式的白紗頭飾,這是她的會場布置,有鮮花、布幔、流蘇、琴韻,瀰漫著乾冰的煙嵐,投射出柔和而變幻的燈光。觀眾在悠揚的樂聲中,如癡如狂,已經到了渾然忘我的境界了,簡直就像西方極樂世界化現人間一般!」

乙:「幹嗎又扯上青海無上師?」

甲:「兩位大師都主張『印心禪法,一世成佛』,都很注意形象包裝和舞台效果,在台灣的演出也都相當轟動。他們各自擁有廣大的群眾,其中不乏許許多多理工科學的博士弟子,而且頗有英雄惺惺相惜的美譽。」

乙:「你這樣東拉西扯,重點在哪裡?究竟所為何來?」

甲:「問你到底誰的演出最好?誰才是真正的『禪門宗師』?『臨濟宗師』或『雲門舞禪師』。」

乙:「笑話!我連妙天禪師演出的具體內容都不知道,如何評判?」

甲:「妙天禪師曾於1989/4/27於北投無量壽無量光精舍公開演出,為108根尖釘打造而成的『法座』作法加持,然後上座長達一個小時,為十方眾生祈福。觀眾們一臉驚愕,都看傻眼了,有照片為證(見智慧禪學)。」

乙:「坐釘床?那不是道教的儀式嗎?怎會在禪門演出?歷代禪門公案裡好像並沒有哪一位祖師大德演出這一齣戲碼。傳統上,它好像是屬於乩童或鸞生的節目。」

甲:「前一陣子,有個中學老師竟然帶領學生做實驗,在電視上公開破解『釘床』的秘密,說108根鋼釘密密麻麻的,把力量給分散掉了,自己還當眾打赤腳站上去印證一下『一時成道』的功力。還說坐釘床一點也不稀奇,不要被神棍給騙了。這下可好了,把乩童和鸞生們的『心』都給『印』碎了!不知道那些理工博士們看了作何感想?」

乙:「禪門公案裡,本來就有數說不完的鬧劇、默劇、血祭、相聲、雙簧、苦肉計、連環套…等。儘管表面上看來,祖師大德演出的方式有些荒腔走板,甚至荒謬絕倫,但還是要試著去檢驗劇情的內涵,看看演出者是否真的開悟、成道了?」

甲:「悟覺妙天宗師,既然敢稱『悟覺』,應該是真的開悟了吧!」

乙:「不妨檢視一下他發現真理的『悟覺公案』看看。」

甲:「有!有!妙天禪師在『禪的境界』裡開示說:『有一天,當我禪坐時,如果那陣子常吃木瓜,就會在定中看到木瓜的影像;如果是吃桂圓,就看到桂圓;吃西瓜也一樣。後來,我發現一個真理,當水果的形體越小,它的葉子也越小,反之則越大。為什麼會如此?因為葉子大,吸收陽光的面積也大,供應的養料也比較多。所以如果要改良水果,就應該從改良葉子的大小下手。這是一個從禪定中發現禪的真理的實例。』禪師首創的太陽百歲禪,可能就是源於這個真理的啟發。」

乙:「什麼叫真理?真理要具備什麼條件?」

甲:「要有普遍性、重複性,要能經得起時空的考驗,放諸四海而皆準,俟百世而不惑。」

乙:「就不同種類的水果而言,木瓜、鳳梨、波羅蜜的葉子那個大?」

甲:「單片而論,木瓜葉的面積最大,大約是鳳梨葉的6~8倍大,鳳梨葉大約又是波羅蜜葉的4~6倍大,波羅蜜葉最小了,還不如小朋友的巴掌大。」

乙:「果子那個最大?」

甲:「波羅蜜果最大,大約是木瓜、鳳梨的3~5倍大,比壯漢的頭還要大。」

乙:「楊桃、桂圓、荔枝呢?」

甲:「楊桃的葉子大概只有一個銅板大,果子大約有10~15個荔枝、桂圓大。」

乙:「同一種類的橘子,為什麼『橘逾淮為枳』,到了淮北橘子就變成了枳子?」

甲:「氣候和土壤都不一樣了。」

乙:「氣候單指陽光而已嗎?影響植物成長的要素有哪些?」

甲:「陽光雖然很重要,但是濕度、雨季、旱季、風力…等氣候因素都會影響植物的成長、開花、結果。植物的成長直接受到基因、水、土壤(肥料)、細菌、昆蟲…等要素的影響,它的變因並非只有陽光而已。」

乙:「即使就陽光的利用而言,果實難道是使用葉子行光和作用所產生的葉綠素嗎?」

甲:「應該不是。」

乙:「就同一個種類的水果而言,如果要果子長得碩大,應該施什麼肥料?」

甲:「磷肥。」

乙:「如果要葉子長得闊大,要施什麼肥料?」

甲:「氮肥。」

乙:「光施氮肥,葉子長大了,果子就一定豐碩嗎?」

甲:「反而不開花,甚至結不出果子來。」

乙:「控制葉子成長的基因跟影響果子大小的基因是同一個嗎?」

甲:「根據生化專家的研究報告顯示並非如此。」

乙:「既然基因、組織所需要的營養成分都不一樣,那麼改良葉子跟果實大小之間有什麼因果關係存在呢?」

甲:「這要請博士們再仔細想一想因果的法則了!」

乙:「羯臘摩經上,世尊說:『 勿相信臆測,隨便假設起點就導致結論,沒有穩住第一點之前就急著斷定第二、第三和第四點。勿因類比而相信,例如:因為看見盆中水,就相信世界是有邊緣的;看到房舍、城市有建造者,就相信有造物主。』否則,就容易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走入邪見。世尊說『緣起甚深』,因果的法則豈是凡夫單因單果的臆測所能解析的。」

甲:「我答錯一句『不落因果』而已,後果就這麼淒慘;那麼誤導因果的人又該怎麼樣?」

乙:「這要看說話當時的心態,如果『沒有證悟真理,卻假裝說已經證得』,那就犯下了『大妄語罪』,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會墮入地獄。如果是因為修習正法律而提升了自己的意識層次,因而誤認為自己已經開悟了,並未存心欺騙別人而說錯話,那又另當別論。不過你又怎麼知道自己是因為『不落因果』這句話而墮入野狐身的?難道你有回溯500世的宿命通?」

甲:「狐仙哪有那麼大的能耐?我自己反省、猜想的啦!」

乙:「臆測因果?難道不怕也跟著走入『陽光、葉大、果大』的因果邏輯裡?」

甲:「姑且不談宿命的因果,當時我如果坦白說『不知道』就好了!」

乙:「大師級的人物要坦承『不知道』,並不容易。」

甲:「好了!劇情已經摘要地述說了,你也大致檢定了。請下結論吧!誰的演出最好?誰才是真正的『禪門宗師』?」

乙:「以妙天禪師敢說、敢坐、敢宣揚封號的魄力,加上風度翩翩的儀表搭配著戲劇性的加持方式,又有能言善道的口才,應該相當符合歷代祖師所傳承的性格和風範,因此宣稱為『臨濟48代宗師』,應該不會讓人感到意外。只是不知道同為臨濟法脈的聖嚴大師、惟覺大師或星雲大師會有什麼看法?或許也可以聽聽大師們怎麼說。」

甲:「難道雲門就比不上『48代宗師』?」

乙:「依個人的看法,雲門演出的品味早已超越臨濟、曹洞。」

甲:「怎麼說?」

乙:「雲門演出『流浪者之歌』的整整90分鐘裡,沒有用到一個『字』,沒有說過一句『話』,它在最後用一圈又一圈的稻浪,沈默地寫下了無字的『大圓滿公案』,真正達到了中國禪宗所謂『不立文字,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最高境界。尤其是捧著熊熊烈火而出那一幕,當可用以燒盡千年公案中的血腥、殘暴、狂妄、猥褻、虛幻乃至歇斯底里。」

甲:「多謝居士引出雲門烈火。我將於明日午時在三棵相思樹叢下遷化,請居士燒毀巢洞,親臨祭終,灰燼灑於門前曹溪。願我未來世能受三皈五戒,聽聞不動搖的法門。」
乙:(默然出定)
回頂端 向下
 
禪宗因果篇轉貼:指月錄卷8的不昧因果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非東方禪法學會網路論壇 :: 討論區 :: 公案小參室-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