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歡迎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禪宗殺生篇轉貼:南泉斬貓(景德傳燈錄卷8)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朗瑟瑪
群組:女眾
群組:女眾
avatar

性別 : 女

文章數 : 31
功德 : 38853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0-11-17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 西藏佛教寧瑪派

發表主題: 禪宗殺生篇轉貼:南泉斬貓(景德傳燈錄卷8)   2011-02-08, 12:43 pm

引言回復 :
2.2南泉斬貓(景德傳燈錄卷8)

東西兩堂和尚各爭貓兒。

南泉:「說出個道理來救救貓兒,說不上來我就把貓兒給宰了。」

眾人:(答不上來)

南泉:(斬貓,貓血四射而亡)

趙州:(自外歸來)

南泉:(告知此事)

趙州:(脫掉鞋子把它戴在頭上,然後走出去。)

南泉:「你剛剛如果在這兒,就能救下貓兒了。」


2.2a當斷不斷

乙:「大師你好!我是公元2002年間的台灣居士某乙,剛剛飛越了大約1200年的時空來這兒拜訪你。」

泉:「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乙:「當然是你斬貓的肅殺之風把我吹來的。」

泉:「聽說老衲『南泉斬貓』的公案已經成了歷代禪宗子孫膾炙人口的標準教材之一,你怎麼說?」

乙:「大師當懺悔!」

泉:「為何要懺悔?」

乙:「你公然在兩堂和尚的面前殺貓,殘忍至極,犯了戒律裡『屠殺畜生』的波逸提重罪。」

泉:「我是為了兩堂和尚爭執不休才殺貓的,有何罪過可言?」

乙:「依照大師的邏輯,如果有兩個男人為了一個美少女而爭風吃醋,是不是也要把那個美少女給殺了呢?」

泉:「人不同於畜生,殺了美女,不人道,也不能解決問題。」

乙:「殺貓也不能解決問題。你知道趙州為什麼要把鞋子戴在頭上嗎?」

泉:「弔喪,為貓兒之死哀悼。」

乙:「弔喪,為你的顛倒是非而哀悼——鞋子當帽子戴以示抗議。」

泉:「怎麼說?」

乙:「佛世時有個比丘因為淫慾心重,就把自己的生殖器給割斷,佛陀責罵他當斷(的煩惱)不斷,不當斷(的男根)卻把它給斷了;你現在也是一樣,當斷(內心的瞋恨)不斷,卻把貓兒的命根給斷了。這不正是顛倒是非,把鞋子當帽子戴嗎?我看,與其殺貓還不如殺了你自己!」

泉:「為什麼要我自殺?」

乙:「兩堂和尚因細故而爭吵,證明平時的管教、訓練不夠,你身為禪師難辭其咎,竟然又把責任推給無辜的貓兒,這是什麼邏輯?和尚爭吵,干貓底事?你殺得了貓兒,卻殺不了兩堂和尚和你自己心裡頭的瞋恨,你不如自殺算了!」

泉:「怎麼個自殺法?」

乙:「公開懺悔,引咎自辭,隱居思過,這就是我勸你『自殺』的意思。」

泉:「但是我已經成了禪宗祖師,怎麼好意思公開認錯悔過?要我如何面對世世代代的徒子徒孫?我寧可不要懺悔!」

乙:「佛陀時代的無恥比丘們(六群比丘和十七群比丘)尚知懺悔,你竟連他們都不如,如之何?如之何?」

泉:「不要罵人如刀切菜,換做是你,遇到這樣的場面,看你如何處理?」
乙:「好啊!把那隻還沒被宰殺的貓兒抱過來給我,然後升堂召集兩堂和尚,看看我怎麼處理!」

 
2.2b刀下留貓

泉:「已經升堂了,你說話呀!」

乙:「諸大師!你們看這隻貓兒黑背白肚,長得多可愛!1980年代,北京有個老鄧說:『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只要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你們怎麼捨得讓牠被殺了?可別陷大師於不義,讓他被千秋萬世的後人所恥笑。」

泉:「廢話少說,再答不出話來,我還是要宰了牠。」

乙:「我來到這兒跟大家見面,目的不只是要化解兩堂的爭執並挽救這隻貓兒的生命,最重要的是不要讓各位錯誤的行徑成為千古的典範繼續流傳下去,殘害世世代代禪友的慧命。」

甲:「好大的口氣!你們那個時代裡難道沒有老鼠嗎?你知不知道老鼠對禪者所造成的困擾有多大?你知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為了一隻貓而爭執不下?」

乙:「我知道!達摩祖師修行所依據的寶典——楞伽經上說得很清楚,它說諸魔會變化成黑色或灰色的老鼠來騷擾禪者,讓他無法成道。」

丙:「知道就好,你知道諸魔所幻化的老鼠有多厲害嗎?牠們都有很高強的神通,每次都準確地挑選你靜坐的時段,肆無忌憚的來騷擾你。百試不爽,太可恨了!楞伽經上說得一點都不錯,牠們真是魔鬼的化身。」

乙:「其實不是這樣啦!當你還在走動、作事情的時候,難免會發出一些聲響,老鼠的警覺性很高,牠們都不敢輕舉妄動;一旦你開始靜坐了,四周環境都安靜下來了,牠們以為沒人了,就囂張地追逐嬉鬧了!哪有什麼神通可言?更不必疑魔疑鬼的。」

丁:「聽起來好像你也曾經被老鼠騷擾過嘛!那你一定很能體會噪音對禪者所造成的困擾囉?」

乙:「那當然!禪書上說噪音是禪修的『聲刺』,我們這個時代的科學家則說58db(分貝)以上的環境噪音,可能會影響嬰兒的中樞神經發育。禪修與中樞神經有密切的關連,當然要注意噪音的問題。個人在禪修的過程中也曾努力對抗過兩隻老鼠。」

泉:「你是不是也養貓來對付牠們?」

乙:「大師!你們的菩薩戒中不是規定不可以畜養動物嗎?何況是為了殺老鼠的動機而養貓,豈不是罪加一等?你身為方丈怎麼容許兩堂和尚養貓呢?」

泉:「受菩薩戒是一回事,現實生活是另一回事,我們禪者不受戒律約束。」

乙:「大師此言差矣!世俗人尚且要遵守社會規範,何以修行人能夠不守清規?」

戊:「你又不受菩薩戒,自然可以養貓囉!」

乙:「是的,但是我還是不願為了殺老鼠而把貓放出去。」

己:「你到底把牠關在哪裡?你把牠關著,能有什麼作用?」

乙:「關在心裡,作用太大了。」

庚:「別吹牛了!別搞形而上那一套了。」

乙:「我哪有吹牛!形而上的戲論雖然毫無意義可言,但四禪定卻是逐層提升意識水準,專搞可以具體驗證的形而上。難道你是修習枯木禪(無意識狀態)的?」

辛:「別故弄玄虛了,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

乙:「我內心的貓兒睜大了『念住』的雙眼,閃亮著碧綠的『念力』之光,監看著『心鼠』的一舉一動,然後以銳利的爪牙,精進不懈地驅趕『五蓋』的魔鼠。」

泉:「聽起來像是得禪入定之人!」

乙:「不敢!在下猶記得那一個寒冷的冬夜裡,對面的日本重機工程師仍在轟隆轟隆地挖掘岩層底下的溫泉,天花板上的那對老鼠也正在追逐戲耍著,我在滿頭大汗的奮鬥之後,總算成功地驅離了內心的魔鼠。」

壬:「這麼說,聲刺已經不成為你的障礙了?」

乙:「在到達穩定的第四禪之前(包括第四禪的近行定),聲刺都還會或多或少地影響入定的效率和品質,我們並沒有必要刻意去忍受或對抗聲刺的干擾,反而要設法改善或選擇環境的品質,尤其是對於尚未獲得禪定的人更是如此。」

癸:「那你後來到底如何處理那一對老鼠?」

乙:「我爬上屋頂去,把屋子的漏洞逐一填塞,然後用鐵籠子和新鮮的甘薯片誘捕牠們,再送到五公里外的河堤外去放生。」

甲:「你別忘了,在我們的時代裡可沒有鐵絲籠。」

乙:「竹編籠子一樣管用,你說是嗎?」

泉:「廢話少說!再說不出個道理來就要宰了牠!」

乙:「兩堂失態,大師失職,切莫歇斯底里遷怒畜生,血腥殘害無辜。刀下留貓!」

泉:「斬!」

乙:「南柯一夢下黃泉,南泉已被腰斬矣!嗚呼哀哉!」
回頂端 向下
 
禪宗殺生篇轉貼:南泉斬貓(景德傳燈錄卷8)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非東方禪法學會網路論壇 :: 討論區 :: 公案小參室-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