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歡迎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禪宗暴力篇轉貼:痛棒打下懸崖(續指月錄卷7)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水响謗法曲解雙修
群組:一般會員
avatar

性別 : 男

文章數 : 53
功德 : 36895
威望 : -2
注冊日期 : 2011-01-07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 水响綺語講粗話公然侮辱誹謗他人還裝模作樣反雙修真是偽善命終之後定墮拔舌地獄億劫求出無期

發表主題: 禪宗暴力篇轉貼:痛棒打下懸崖(續指月錄卷7)   2011-02-08, 12:49 pm

3.1痛棒打下懸崖(續指月錄卷7)

了義17歲就前往參謁並侍候妙上於生死關的山洞裡。

有一天,妙上為眾人舉例說明『牛過窗欄杆』的公案。

了義日夜參究——牛頭、牛身都過窗欄杆了,為什麼尾巴過不去?有一天忽然看到松枝墜雪,有所省悟,就去報告妙上。

了義:「不問南北與東西,大地山河一片雪…」(還沒說完)

妙上:(痛棒打出去)

了義:(一失足就掉到山崖下去了)

同學:(抓著藤蔓,踩著石磴,好不容易把他救上來。)

了義若無其事,乃立誓七天內要證悟。結果七天不到就豁然大悟,又跑到生死關去大叫:「老和尚!今日瞞我不得也!」

了義:(說偈)「大地山河一片雪,太陽一照便無蹤,自此不疑諸佛祖,更無南北與西東。」


3.1a禪詩欣賞

乙:「義和尚!我是公元2002年間的台灣居士某乙,跨越時空來跟你一起欣賞詩詞。」

義:「唐詩還是宋詞?」

乙:「就是讓你遠來拜師的那一首,背誦看看好嗎?」

義:「好啊!我師父妙上講經時常引用『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我深受感動而來拜師。」

乙:「你知道這是誰的作品嗎?」

義:「大唐,王之渙。」

乙:「你熱愛這首詩的境界,應該拜詩詞名家為師才對,怎麼來找這個光會背詩的和尚呢?」

義:「我以為強調這首詩的和尚一定是性情中人。」

乙:「痛棒打得你跌下山崖,讓你差點兒摔死,當然是很有個性的性情中人了。」

義:「士為知己者死,只要能開悟,粉身碎骨,我都不在乎!」

乙:「知己應當要能暢論禪詩,啟發靈感,才不辜負你渾身詩人的氣質。」

義:「聽聽我的禪詩『大地山河一片雪,太陽一照便無蹤,自此不疑諸佛祖,更無南北與西東。』如何?」

乙:「義和尚!這只是你個人所見而已,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萬萬不能以管窺天,以蠡測海啊!」

義:「那你也做一首來瞧瞧好嗎?」

乙:「注意聽了『大地山河兩極(南北極)雪,太陽常照卻不融;自此懷疑十方佛,南北西東各不同。』聽懂了嗎?」

義:「南北西東各不同是什麼意思?」

乙:「就是十方佛啊!東方不是藥師琉璃光嗎?西方不是無量光嗎?……他們個個法門不是各不同嗎?」

義:「老和尚!今日瞞得我好苦呀!」
回頂端 向下
 
禪宗暴力篇轉貼:痛棒打下懸崖(續指月錄卷7)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非東方禪法學會網路論壇 :: 討論區 :: 公案小參室-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