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歡迎頁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禪宗暴力篇轉貼:三問三挨打(景德傳燈錄卷1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大千之迷(即水响)搞公然侮辱
群組:一般會員


性別 : 男

文章數 : 16
功德 : 38036
威望 : -2
注冊日期 : 2011-01-08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 : 以公然侮辱的手段大舉反雙修

發表主題: 禪宗暴力篇轉貼:三問三挨打(景德傳燈錄卷12)   2011-02-08, 12:51 pm

3.3.1三問三挨打(景德傳燈錄卷12)

臨濟義玄初來跟隨黃檗參學,首座師兄很欣賞他,就鼓勵他去向師父請益。

臨濟:「如何是祖師西來的旨意?」

黃檗:(便打他)

如是三問,三挨打。

臨濟:(向首座告辭)「先前承蒙鼓勵問話,卻只有得到和尚棒打。自恨愚魯,只好到各方去行腳了。」

首座:(稟告黃檗)「義玄是青年才俊,來告辭時請師父多加誘導。」

黃檗:(默許)

臨濟:(來告辭)

黃檗:「可前往大愚住處參學。」

-------------------------------------------------------------------------------------------------------

臨濟:(前往大愚住處)

大愚:「從什麼地方來?」

臨濟:「來自黃檗。」

大愚:「黃檗有什麼言教?」

臨濟:「義玄三問三遭打,不知錯在哪裡?」

大愚:「黃檗這麼老婆心切,為你拆撤障礙,你還不知錯在哪裡!」

臨濟:(言下大悟)「原來黃檗的佛法就只有這麼一丁點兒!」

大愚:(抓住義玄)「這尿床鬼子,剛剛還說不知道,現在卻說『黃檗的佛法就只有這麼一丁點兒!』你到底見個什麼道理?速速道來!」

臨濟:(在大愚的肋骨之下揍了三拳)

大愚:(推開他)「你老師黃檗,不關我的事。」

臨濟:(辭別大愚,返回黃檗)

-------------------------------------------------------------------------------------------------------

黃檗:「你也回來得太快了吧!」

臨濟:「只因您老婆心切,已經沒事了!」

黃檗:「大愚怎麼說的?」

臨濟:(據實以告)

黃檗:「大愚這個老傢伙,等著瞧!非痛打他一頓不可!」

臨濟:「說什麼『等著瞧!』現在就可以痛打一頓。」(隨後就痛打黃檗一掌)

黃檗:「這個瘋癲漢竟敢來這裡拔虎鬚!」

臨濟:「喝!」

黃檗:「侍者!帶領這瘋漢去參學堂。」


3.3.2臨濟亂打(指月錄卷14)

甲尚:(來訪)

臨濟:(舉起拂子)

甲尚:(禮拜)

臨濟:(痛打他)

乙尚:(來訪)

臨濟:(舉起拂子)

乙尚:(不理)

臨濟:(痛打他)

丙尚:(來訪)

臨濟:(舉起拂子)

丙尚:「謝大師指示!」

臨濟:(痛打他)


3.3a連環套

乙:「大師你們好!我是公元2002年間的台灣居士某乙,跨越時空來看你們演連環套。」

濟:「什麼連環套?」

乙:「首座先做個圈套讓你去問話挨打,檗大師又做個圈套讓你挨打後去找大愚,大愚再弄個圈套讓你揍他,然後你又回到黃檗,讓你痛打黃檗。用拳頭打了師父、師叔不夠癮,日後成了臨濟祖師,變本加厲,再用拂子亂打徒弟,這叫連環套。」

濟:「不管是不是連環套,反正我已經開悟就是了。」

乙:「哪有可能?連環套越套越緊,哪裡打得開?你是『誤會』而不是『開悟』。」

濟:「好大的口氣!說出個道理來,要不然也要賞你一拳另加拂子一甩。」

乙:「好個暴力家族!說!你三問三挨打,錯在哪裡?」

濟:「佛性不可說!不可說!我多嘴才挨打。」

檗:(再打濟)「既然不可說,怎麼你又說了?」

愚:「老婆心切!」

乙:「你問『如何是祖師西來的旨意?』怎麼扯到『佛性不可說』上頭去了?」

濟:「大概『祖師西來意』是要見性成佛吧!」

檗:(再打濟)「不可說!你偏又說!」

愚:「老婆心切!」

乙:「你們都搞錯了!『祖師西來意』跟佛法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們一代一代的傳人都被達摩大師的連環套給套住了。」

濟:「何以見得?」

乙:「佛(戒)法是不許打比丘的,祖師若真的傳來佛法,你們就絕對不會一代接著一代這樣打過來、揍過去的。」

檗:「那當年師父打我三拳是什麼意思?」

愚:「我不但被師父揍了三拳,還被義玄這後生晚輩也揍了三拳。」

濟:「我更慘!還三問三挨打呢!」

乙:「其實大師的西來意很單純,就在這三拳之中早已表露無遺。只是你們把它想得太玄、太複雜、太神聖了,才會成為千古難解的公案。」

濟:「說得好像是得到祖師的皮肉了。」

檗:「我看是得到祖師的筋骨了。」

愚:「儼然已經吸入祖師的精髓了。」

乙:「不敢!不過是『旁觀者清』而已。你們難道不知道少林拳法早已舉世聞名?」

濟:「聽說少林和尚還到世界各地去表演,真讓洋人看傻眼了。」

乙:「少林武功被寫成小說、拍成電影、連續劇、廣播、說書…簡直是轟動得不得了!」

濟:「身為少林弟子,真是與有榮焉!」

檗:「一華開五葉,終於結出豐碩的果實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令人好不欣慰!」

愚:「這不正是『祖師西來意』嗎?」

乙:「答對了!」

濟:「懵懵懂懂一輩子,終於弄清楚『祖師西來意』了——密傳達摩神功,蔚成少林武術。」

檗:「這麼說,師父在打我三拳的時候,早就把神功密傳給我了!」

濟:「唉!都怪我自己煩惱深重、我執太強,當時師父打我三次,我只想到自己滿腹的委屈,卻完全不知道神功已經灌頂流注到我身上了。師父!弟子今日才知道祖師用意深遠,少林武功奧妙,我再也不敢說『原來黃檗的功法就只有這麼一丁點兒!』了。」

愚:「這尿床鬼子,一下子又不敢說『一丁點兒』了!」(作勢要打)

檗:「別再打他了,他的功力已經夠強了,可別把他給灌爆了!」

乙:「沒這麼玄啦!你們不要又拿『灌頂』大做文章好不好!這三拳不過是一道無聲的警語罷了!」

濟:「警示些什麼?」

乙:「大師們拳棒交加,都在警惕歷代相傳的弟子們——『如果你經常莫名其妙,不分青紅皂白地被痛打一頓,該怎麼辦?』」

濟:「只有練好武功才行!」

檗:「今日看我少林武功流佈天下,更不懷疑『祖師西來意』。」

愚:「就在拳拳交替中,千古流傳著祖師的秘密大意。」

乙:「說了半天,你們還是聽不進戒律的內容是『不許打比丘』、『不許作勢要打比丘——甩拂子、比手刀、拳腳之類的。』大師們!翻翻律典好不好?」

濟:「你剛剛不是說『祖師西來意跟佛法一點關係也沒有』嗎?怎麼又拿戒律來要求別人?」

乙:「抱歉!失言了。告辭!」
回頂端 向下
 
禪宗暴力篇轉貼:三問三挨打(景德傳燈錄卷1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非東方禪法學會網路論壇 :: 討論區 :: 公案小參室-
前往: